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今監/藤藍】飛蛾撲火

想念高產的自己xxxxx
大概是個到告白就卡住的玩意兒
因為前邊有一些是大概兩個月以前的所以估計有Bug
這對什麼時候才能多些同好呢……
慣例哦哦洗預警x
依舊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喜歡!

膽小鬼,藤君是個膽小鬼。孩子純真稚嫩的聲音傳入耳蝸敲击耳膜,「藤」被他們圍在中間,笑容有些勉强。
「……真是不好的回憶啊,一點也不有趣。」
他想著,這麼逃出了夢境。

剛起來時頭總會很暈,他揉著腦袋打算再睡個回籠覺,卻又在打開手機確認時間後放棄,若不起來就得餓一早上肚子。
餓肚子通常來說是沒什麼人願意忍受的,或者説沒人願意有負面情緒。誰不希望事事順心呢,一天到晚生氣累的是自己。生活嘛,就是能開心就開心啊。
他皺皺眉,去廁所用冷水洗臉,又是拍了拍頰,這才算完全清醒過來。
去到客廳時柚早已將食物裝盤擺好,朝他擺擺手並在待人過來後道了安,也就是睡得好嗎之類,簡單的問答。
「快坐好吧,要吃飯啦。不過能先幫我喊藍川君過來嗎?他似乎還沒起來…。」
「好,稍微等我一下!我馬上過去!」
他小跑著踏過昨日剛被自己打掃好的走廊,規則拼湊的磚塊仿佛閃閃發光。興許是神經大條或著實認為對方沒起床,他並沒有敲門而是選擇直接扭動把手,那人的確還躺在溫暖舒適的被窩裏,窗簾拉上窗戶緊閉,呼吸平穩面容平靜,似乎沒有做夢。
見狀他就毫不留情地掀開那被子,捉住藍川的肩膀,使勁晃晃。
「快起來……太陽曬屁股啦……!藍川!?火災了火災了再不起來就要被燒死了!」
「哈…………什麼火災,火災你還有這個時間煩我?早自己跑掉了吧,快走開,真麻煩。」
「你絕對會被柚的怒火燒得連灰也不剩…這個有趣吧!怎麼樣?」
「搞不懂你這種成天無所事事只會説冷笑話和冷場的傢夥。」
「能通過晴天脫口秀的選拔可是我的夢想…練習哪裡是無所事事啊,不如説藍川你才是無所事事,成天都在打瞌睡,真的有理想嗎。」
「沒有也跟你無關。」
「沒有的話就陪我去參加脫口秀吧,這樣就有夢想也有未來了!」
「不要,吵死了。」
雖是煩躁地打斷那人說話,但他還是坐起身,用擺在床頭櫃上的頭繩紮個眾人熟悉的馬尾,看起來松垮垮的。
下一刻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把外人推出房間獨留自己於室內打理容貌。

幾分鐘後他出來了,門邊倚著牆玩手機遊戲的藤聞聲關閉程序,跟在他身側一同走去餐桌。
還沒到桌旁,那熟悉的氣味早已先佈滿長方形的屋內。
藤小跑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端起牛奶先啜小口。
「呼…果然早上還是該喝牛奶吧。」
藍川則是慢慢地走到藤身旁入座,喝下半杯咖啡用手捏著麵包慢條斯理地咬下小塊細細咀嚼,空著的右手正用手機不知在流覽什麼。
興許是什麼有趣的東西吧。

早餐時間過得很快,仿佛須臾一刻,眨眨眼盤子杯子就都空了。
眾人問安後各自散開去執行自己今日的行程,柚收拾盤子、三葉帶上耳機哼著歌向自己的房間走去、白田幫忙一起收拾、茜拿著劇本也向自己的睡房前進。
藍川在走到一半前都是打算回去隨便看點什麼視頻耗到中午,然後一覺睡到八點多九點洗澡,可能心情好會順便吃個晚餐,洗完澡看會電視,等睏了再爬上床繼續睡。
但這想法在藤湊過來硬是要他聼所謂的「新點子」後便瞬間煙消雲散,比起聽那不明所以笑點奇異的笑話,不如放肆一回直接去睡覺,可身後那人聒噪地在說些什麼他沒打算管的事情,看來安穩睡下前總會有些考驗。
該用什麼方法才能快速解決呢?他本全是睡意的腦海中被這事填滿,那濃厚的睡意飄著飄著,最終被擠出思緒的海。

「……別站在這裡,門關不上。」
「哇啊,抱歉抱歉!看你不走了我才停在這裡的…我現在就進去。」
立定在門口的人總算是讓開,走到床邊拍拍床墊坐下,看屋主把門關上坐在他身前。
最後還是讓這個麻煩的傢夥進來了,不然他要是敲門敲個不停會很煩。
「那麼就開始討論吧——有關於戀愛的笑話如何?」
「你自己想。」
「那可不是討論!討論是兩個人在説吧?」
「哈?你能對著鏡子跟自己討論啊。」
「那也衹是一個人而已…這個好像是不錯的題材!我記一下……藍川你真厲害,好像是隨隨便便説的句子也能編成段子!」
「隨便你吧,說完了就給我出去。」
「那,那…我還有些新點子!」
他就這麼半被迫地聽了一早上各種各樣的「討論」直到那人似乎是肚子餓了才將獨處的時光還給他。
數秒後耳邊便靜得衹能聽見呼吸聲。

這樣的事件發生了多少次?數十次、數百次,甚至數千次?他知道後倆項明顯不可能,但光說頭一個又不對勁。
他從未細數,但每日皆如此。
久了倒也沒頭一次那麼煩躁,不管他等他說完再趕出去,這樣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既不會讓他想說的沒說出口敲門,也不會讓他留著還能繼續囉嗦的東西。
興許最近到了人們告白的高峰期,他才會總是跟他討論有關愛情的笑話。
「我喜歡你…所以去西湖度蜜月吧,再買個喜歡的錫壺回去——!」
「如果愛著一個人,是愛還是哀?這種事我不是很清楚,但愛的話為那人去捱什麼都能做到吧,而哀就是會唉聲嘆氣的情況。」
還是說他有了心上人?按他平日的做法來看以笑話做出愚蠢的告白也不是不可能。
他想著,忍不住嗤笑出聲。
不過,這種白癡的事怎樣都好。
現在倒是稍微有了點陪他練習的興趣,小丑的表演總沒那麼容易看厭,更何況是每次都有變動的作品呢?

「在壽司裡我衹喜歡玉子壽司,因為我是個超資深的甜黨噢!」
「……後面改掉。」
「要改成怎樣的?」
「到時候寫給你。」
「啊,好。」
藍川就這麼連著給他修改了一周的笑話,將他改動好的句子寫在完全沒用過的筆記本中。
接下來就能等著看場鬧劇迅速地開幕再閉幕了吧。

藤捏著那人撕下來給他的稿紙,倒是難得忐忑不安地沒直接打開。
猶豫幾番後歎口氣,將紙張輕輕地塞進枕套中,正壓在他平日青睞的灰枕下,仿佛那是什麼早送來的聖誕禮物般,要在節日那天才能打開。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份感情埋入心底又生根發芽?即使是潛入思緒的海洋,還是清理混亂的記憶,他也找不出答案。
那是從桌角多了杯熱騰騰的咖啡,還是從他睡著時輕輕顫抖的睫毛開始?
喜歡上他真的沒問題嗎?這仿佛飛蛾撲火的戀情怎可能輕易獲得Happy End?藍川一副全都無所謂的嫌煩的模樣,必定也會將愛拒之門外。
他不知道,氤氳的白霧也不會說出答案。
想做什麼就去試試看吧,不嘗試又怎會知曉結局?
於是他把涼掉的牛奶喝完了。
他已經不再是幼時那膽小的他了。
這晚身下榻榻米的僵硬觸感仿佛近在身邊。

是啊,即使是劣質俗套的戀愛故事也總該有個結局,無論冗長或精簡皆如此。
今天他也一如既往地敲響那人房門,嘴中卻帶著難以言喻的感情。
「藍川,我喜歡你。」
半眯的雙眼頭次露出些許疑惑的神情。
「…………哈?」
啊呀,看來藍川先生並未猜測到出乎意料的結局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