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犯僕/綠黑】——

想不到標題xxx
這篇會給基友的牆做單子xxx
ooc預警,劇情…不怎麼怎麼說x
嗯……GB預警x

她搖曳的裙襬在你眼前晃動,半透明的蕾絲邊也隨著她的動作飛揚空中,難得一見的場景于你內心泛起層層漣漪。
她並不是很喜歡穿裝飾繁瑣的衣物,也不喜歡那些閃閃發光佈滿絲帶花邊的飾品,看著活像個不諳世事心地善良的女孩。
實際上這什麼也不是,她那可愛又溫柔的笑容不過是一種習慣,用以裝飾保護自己的機制。
你將她長長的鬢髮捧在手心,有一股像是青草的氣味,市面上已經開始賣這種氣味奇特的洗髮水了嗎。你不禁分神地回憶起數日前的去過商場,似乎還未上架吧。
忽地,她清澈的雙眼出現在離你很近很近,幾乎要撞上的距離。

「黑田君?」

「在想些什麼呢。」
她瞳中正倒映你呆愣的神情。

「什麼也沒有。」

「真是個適合你的標準回答。」
她掩著嘴很輕很輕地笑了笑,半眯的眼無法完全映出你的上半身,看起來就像具被牢牢釘在椅背上的無頭屍。
有點滑稽。
你也露出笑容,不同的是你並無出聲,僅有翹起的嘴角顯出你確實是在笑。
剛想接話,她卻踩著輕快的步伐先行遠去。
風吹過,髮絲如路邊野花晃動,散出香甜的氣息。

等你們再碰面時已至日落,月牙靜悄悄地從東邊探出腦袋,伴隨零零散散的星星等待換班。
她手裡拎著一些袋子,是土特產,但不算太多,即使衹利用旅行箱的空位也能裝下。
你隨便看了看其中兩個較小的紙袋,幾乎全是食物,一件衣服也沒找著。
你本以為她會去買自己想買的什麼短裙,可再想想似乎不買才符合她的風格。
她脫掉穿出去的長袖外套,將其疊好放在床頭,再從你收拾好的櫃子裡拿出乾淨的內衣褲和浴袍,這才去浴室洗澡。
你沒管磨砂玻璃後模糊的身影與水蒸氣,衹是換了睡衣躺在自己的床上。
天花板被淺棕色的牆紙覆蓋,正中央是製作精良的吊燈,看起來很舒服。

你小睡了一會兒,雖說你並不清楚到底睡了多久。
她已經洗好了,本應剛好停在小腿中央的浴袍卻蓋在她的腳踝上。
該說衣服太大還是她實在是太瘦小了呢,你並未思考太多便將其歸為後者。
半濕的頭髮並未紮起,服帖地披在背後,難得看見她不紮馬尾的模樣。
你並未跟她打趣調侃而是下意識望向窗外,夜空早已繁星點點。
一切有如你們決定交往的那天,日落、星空、空氣中屬於她的氣息。
你又想起那時心中所念——如果能跟她交往似乎也不錯。
你的同學,你的「朋友」,你所需提防的人。
興許你衹是抱有將她變為同一根綫上的螞蚱,這般幼稚的想法。但她接受了你的告白,甚至與你出外共同旅行。
該說是幸運嗎?亦或是不幸?
或許你該說的是「享受當下」吧。

「黑田君。」

「怎麼了?」

她將手心蓋上你眼瞼,眼前漆黑一片。
你靜靜地等待著,直至光明漸漸出現,溫熱的吐息傾灑於你嘴角。
有那麼一瞬間她像是虔誠的基督徒,要為主獻上她的所有。
她似乎想親吻你的眼睛,所以你也看著她,並未發聲。
最終這吻落在眼角,一切有如初春寒冰漸漸融化般美好,似露水自葉片滴落,寂靜、溫暖又甜蜜。
只剩下窗外的微風吹拂路邊野花。

评论(2)
热度(22)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