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火炉里跳动的火焰 【CP:红蓝】

依旧是某日系列(๑•̀ㅂ•́)و✧这次是深夜的红蓝篇!

此时的你正窝在软绵绵的沙发里裹着一条毛茸茸的毯子。
你总感觉缺了什么,抬头看着黑暗的天花板思考到底还缺些什么。
缺了一抹红色,对吗。
你站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打开窗户,迎面而来的风让你打了个寒颤。
寂静的天空里没有任何一颗星星。
或许把火升起来会暖和些,你走到壁炉边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张纸,将纸塞到一早就摆好的木堆下。
看着一丝丝消散在冷空气中的白烟,你眨眨眼又坐回沙发上继续窝着。
渐渐燃起的木堆变成了红色,你稍稍安下心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
但是这里所缺的红色,并不是这个吧。
睡不着的你只能继续闭着眼睛,你还是有些心慌吗。
冷风从窗外进到室内,抱紧了躺在沙发上的你。
而事实上你并不冷,手心甚至还有些烫,但绝对不是因为发烧。
那为何要做出这幅样子呢?根本就没有人会心疼你的吧。
没有人,是啊,没有人。
这里除了你一个人也没有。
你抓紧了身上的毯子,低着头咬紧牙关,不断颤抖着的身躯。
你在哭吗。
缺少的到底是什么呢,到底是哪一抹红色呢。
那抹红色并不像火焰一般炽热,并不是如同赤焰般无法触碰的存在,那种红色带着一丝温暖,我相信你很喜欢去触碰他吧。
所以才会低声呢喃着想要更多,或许就是害怕他在某一天终究会离开你身边吧。
毕竟你无法阻止一个去意已决的人啊,无聊是谁。
想要延长期限的你,甚至愿意舍弃掉平时有些高傲的面容露出一副落寞的样子去扯住他的衣角。
「再陪我一会好吗?」
你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他顿了顿转过身难得温柔的轻抚你天空般明朗的蓝发。
「一会的话……还是可以的啊。」
大概是看不惯你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才答应的吧,不过或许也无所谓就是了。
要是以前,你是怎样都做不到好好的放下面子去拜托人吧。
蠢极了,恋爱中的人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无论是尝试着去做你从未练习过的家常菜还是学着去择菜,甚至学会你以前从未想过的技巧,当然这些你都没让他知道。
或许当做惊喜也不错?
但他并没有来签收这份意料之外的礼物,也并没有那个机会去签收了,或许不想也是一个原因?只是你从来都不原因去猜想这个原因。
逃避现实可不是好事,你也懂这个的呢。
你摇摇头想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驱除出去,虽然这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倦意渐渐的攻陷了大脑,眼泪早已流尽,半闭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壁炉里明亮的火焰也变得扭曲。
他走了,你知道的。
没有原因,单纯的走掉。
什么都没多说,只给你留下一句语气冷淡的再见罢了。
你甚至还记得那些细节。
那天他眼罩的带子没扎好,左边的明显长了些;领带似乎是慌慌张张系好的样子,明显平时的对方不会系的那么随便;甚至连右脚的鞋带也是快要散开的模样。
「发生什么了吗?」
这句话你还是问不出口。
你留不住他,你自己也明白这一事实。
火焰渐渐熄灭,你也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没有爱的生活也是要继续的,无论是为了谁。
早已缺少你所爱着的红色,这个房间在火堆熄灭后似乎只剩下黑白,而你是唯一的一抹蓝。
风再次从窗吹了进来,红色的窗帘无奈的飘动着,它这次拥抱的却是散发着白烟的木炭。
窗帘飘动的样子像是在发出无声的叹息在说着人类听不见的话语般。
「即使是风也喜欢温暖,它大概是不会再去拥抱一个与从前热情如火的性格回然不同的那抹蓝了吧。」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