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黃黑】祇有你和我的貓

莫名其妙想到的題目xxxx
以及我要做黃黑圈扛把子謝謝xxxxxxx
OOC注意x以及莫名其妙覺得傻白甜x



「你認為一直陪著你的人有誰。」

「祇有你和我的貓。」



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時候養了隻貓,雖說黃田並不是個懶得照顧寵物的傢夥,也不是沒有愛心的人,但他就是如此吃驚甚至目瞪口呆;或許是因他認為他更適合飼養犬之類鬧騰的寵物吧,貓大多是高傲冷淡的傢夥,跟主人幼稚開朗的性格完全不合。
黑田甚至能想像黃田通宵打遊戲時他家貓突然叫囂要吃東西的情況,忍不住掩嘴卻仍是漏出聲。他猜不出幾個月對方就會苦惱地問他能不能接收下他家的祖宗,或求助於別人或痛苦地忍受這番日子。
可他沒有,別說抱怨,黃田似乎跟他家的貓相處融洽,這出乎他意料且讓他大吃一驚。

「黃田…喜歡貓嗎?」

「算不上喜歡,就是養著而已。」

「不應該比較喜歡狗之類的嗎,跟你也像。」

「是嗎是嗎?哈哈哈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他不待對方再次提問便再次出聲,順便頓頓跟下集預告般吊人胃口。

「因為你最像貓不是嗎,所以一直以來我喜歡的」
「祇有你和我的貓。」

沉默許久他方才回答。
「……這算是告白?」
「這不是廢話嘛黑田!說過了是最喜歡的啊?還是說你想我回答我愛你…嗎?」
「不這就免了。」
「對吧。」



入冬,他家的貓成日縮在被爐毛毯暖氣機旁,本人卻是不懼寒冷地在被清掃過的足球場上跟路人踢球,倔強地把外套丟在一邊舉起大拇指指向自己或是拍拍胸膛,大喊「我才不畏懼這區區寒風!!!」衝進場地高舉雙臂自言自語説來踢足球吧,毫不在意路人詫異的目光。
黑田也曾見過他抱著那貓硬要帶牠去散步,貓兒剛接觸到冷空氣就立馬炸了毛,兇巴巴地低吼幾聲看主人沒反應便立馬亮出利爪作勢要撓卻仍被忽略,最終拼命鬧騰主人才總算鬆手。祂輕盈地跳落地面,又躍至信箱上最終停在屋頂,站在厚厚的積雪上舔抓睥睨腳下大動肝火的主人。
次數多來他也就煩了,擺擺手隨那傢夥去了,獨自一人走過大街小巷尋覽能挑起他興致的什麼。找不到時他會買杯熱咖啡或者別的熱飲,找個披掛銀白素衣的長椅,替它褪下冰雪而後坐上享受手中溫暖的易拉罐。
黑田看過幾回,每次大多衹是搭句話便匆匆離去,留下黃田一人看守漫天雪花。
直到某次黃田叫住了他。
「哎黑田!來我家玩遊戲嘛?」
「嗯……行啊,現在去?」
「好好好現在就出發!」

這離黃田家並不算遠,兩人拖拖拉拉邊走邊聊還是衹花了半個小時。
最初的並排腳印,已被新雪蓋沒了。
黃田跟黑田同路必回保持相同的距離而不是雜亂的各走各,倒也好說話,所以他們總會聊天,保持氣氛活躍不沉悶。黃田似乎有說不完的話,盒一打開就似不上般,但僅限於對黑田,他對別人總是憋不出幾句,像氣球泄了氣。
他掏出鑰匙開門,踏進房間那刻映入兩人眼的是窩在溫暖被褥中的黑貓。牠被吵醒,炫耀似地踩踩被子,翻身換個姿勢補眠。黃田瞅牠是這幅模樣倒也沒生氣,啟動主機打開碟盤放上遊戲光盤,再按主按鍵使其回歸機內讀盤。然後他起身,去廚房準備些兩人愛吃的然後放在電腦桌上。
數盤結束,碟中食物也被清空,兩人坐在椅上歡聲攀談。
他又想起那問題,正打算是否該說出口身體卻快一步行動。
「一直以來陪黃田玩遊戲的有誰?」
「祇有你和我的貓。」
仍然是相同的回答,他歪頭笑笑似乎對黑田的疑問表示不解。
但在黑田眼中,他該是個朋友眾多的人才對,既開朗又有愛好,應同性異性朋友都不少的他卻回答祇有自己與寵物一直陪伴,怎麼想都有哪裡不對勁。
他抬眼,黃田似是早已看穿他想法般繼續笑著,繼而作答。
「黑田到現在還不懂我的意思嗎?」
「什麼意思…?」
「已經說了是表白卻被當開玩笑太過分啦。」
「不是開玩笑啊………。可黃田不是說還有貓陪你來著?」
當然這句話他一說出口就後悔了,分明是完完全全的廢話,之前黃田說過因為黑貓像他才喜歡。
根本是在明顯地表達出自己喜歡他衹差告白,黑田可能是被熱鬧的大學生活而弄糊了雙眼,這麼明顯的事兒他居然沒發现。
還認為約會衹是一時興起,沒想到對方是認真的。
話說回來,黑田的確是沒見對方跟哪人關係密切或跟他說起誰的好,加上他認真的模樣,再説不相信也難。



冰塊被丟進汽水裏,氣泡或依附冰面彌留別處或破裂消失,新鮮的檸檬片也被吸管捻去杯底沉入深海。
他堅持在大冬天喝冷飲,交替左右手拿最後突然塞進黑田手裡,黑田被嚇了一跳根本沒抓住,啪嗒一聲被子掉到地上蓋掉了,可樂撒滿地逐漸滲入雪地留兩人乾瞪眼。黃田率先打破尷尬的場景,拉住黑田的臂要去商店再買一杯。
兩人踏在雪上留下一路腳印。
「黃田喜歡誰呢。」
「衹喜歡你喔。」
「不提貓了?」
「說過了衹是因為你才喜歡貓的。」
「知道了知道了。」
兩人的談笑聲與腳印,這次總算是沒有消失。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