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60秒/泰多】She.

嗯……在以前知道官设「多洛蕾丝像是嫌弃的眼神」和「玩家」的设定之后开的坑x
有被操控论(?)的设定
总之今天填完啦x
其实我觉得还是…挺甜的?x虽然是BE
OOC预警,感谢您的食用x

我本以为我是最了解她的人,但我不是,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或许她根本就不叫Dolores,不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爱人;我们只见过一面,擦肩而过后再无交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忆不起我的样子,这是否才是真正的完美结局?
可再怎么想改变现状又如何,它已成定局,被定格在显示屏中无法修改。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到。只能任由一切付诸东流。

她总会用厌恶的眼神看我,那之中带着些不耐烦与责怪,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我分不出的感情。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她逐渐变得沉默寡言又冷漠,以冰冷的目光注视我,却什么也没说,无论是变成这样的理由也好,或是这样看我的原因也好,我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们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不怎么在意我们之间的私事,或者,她只是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所以他们并无察觉。
说不定就是这样吧,她的嘴角不会再为我扬起,但对别人一如既往,仍然会温柔的笑,却再不是面对我的时候。
终于在某个失眠的夜晚,我向她发问,却只换来毫无温度又随便的回答。
「你不明白。」
她仅仅是扫了我一眼,说出只有四字的短句。
但我却没法开口反驳,像明白了想起了什么,大脑却空荡荡一无所有,被粘住嘴唇发不出声音。我们明明度过了无数个幸福的日子,明明拥有数不清的幸福回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演变成现在的死循环呢。
现在我是真的不明白了,记忆似乎被搅拌变得不可描述,漆黑的画面什么也看不见。没有突破口,没有死角,什么都没有,无法处理,更无法解决,只能随波逐流。

我们的儿子走丢了,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废墟里,我甚至找不到任何他留下的东西或痕迹,我们也没在这避难所呆多久…是的,这理所当然,我明白,所以我收好他喜欢翻看的童子军手册,为可能再见的未来做好准备。
她却丝毫不表露悲伤,天蓝的眼瞳冷得像冰,她说了惋惜的话语,可没有感情,像是某个不认识的家伙死去般轻描淡写。
我感到气愤,不应该懊悔吗?不应该悔恨吗?不应该悲伤吗?即使我也感到些许违和,至少也要装作如此吧?
我在不解中又度过了一天。

我们的女儿走了,水源短缺让她破口大骂,她说从没见过我们这么糟糕的父母,骂够了才捂着干渴的嗓子愤愤离去,她仍然面无表情,避难所内变得一片死寂,我们谁都没打算开口打破沉默。
最后的水瓶中只剩四分之一,我们必须做出抉择。
是让她活下去,还是让我活下去。
她还是那么的无所谓,坐在那儿,用责备的眼神注视我。我们谁都没有站起身去拿水瓶,直到入睡,它也仍然躺在柜子上,还留有那么点宝贵的水滴。
半夜,我被声响惊醒,我看见她从床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木柜,最后拧开瓶盖,将仅剩的水全都喂给大地。
我没有试图阻止她或至少站起身,我只是袖手旁观,仿佛事不关己。
她随手丢掉水瓶,走到我床边吻上我的额头,我能听见她的低语,这是近来这三十天她唯一有感情波动的话语。
「对不起。」
「但最终我们仍会重逢,与那个不是你的你…再次相遇,再经历死亡。」
「晚安,我的爱人。」
不知怎的,我想给她一个拥抱,可无论怎么努力我也无法甚至只是动动食指,我只能放弃,看着她又回到自己的床上陷入沉眠。
我分明就听不懂她的自言自语,但我的眼眶分明有些湿润,泪水几乎要从我的眼眶溢出。
我看见她望向我的眼神,分明还是数十年前的模样,依旧温柔如水。
那悲伤刻进我的心底,再无法抹去。

评论(2)
热度(9)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